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表兄即將黑化(程昔顧輕言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表兄即將黑化(程昔顧輕言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表兄即將黑化(程昔顧輕言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說推薦——表兄即將黑化完整全文在線閱讀講述了主角程昔顧輕言之間的精彩。段落欣賞:沈青舟豈會如此,家世低人一等,做事都不可過于明目張膽。他心里也暗惱,略一思忖便道:“既然如此。

4

舉報
下載閱讀

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說推薦——表兄即將黑化完整全文在線閱讀講述了主角程昔顧輕言之間的精彩。段落欣賞:沈青舟豈會如此,家世低人一等,做事都不可過于明目張膽。他心里也暗惱,略一思忖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們不妨賭上一局。若寧王世子贏了,這個打就算是我白挨。若是世子輸了,今日必須致歉。”

小說介紹

程昔幼年喪母,剛及笄時喪父,無可奈何之下,寄居在了外祖母家中。
寄人籬下的第一要則,就是討巧賣乖。程昔掏出小本本開始記:不能招惹表哥。
只是沒人告訴她,要是表哥主動過來招惹她,該不該把他打死。(●—●)

表兄即將黑化在線閱讀章節

此話一出,幾個姑娘哪里還聊什么家常,紛紛湊了過來,對著一大摞風箏挑挑揀揀。
這些風箏是顧輕言特意吩咐工匠做的,每一只都栩栩如生十分好看。
程昔向來不喜歡爭搶,由著她們先挑,自己在后面幫襯著挑選。
“咦,你怎么不挑?”顧輕言微微遲疑,很快又了然,直接伸臂一拉,將她整個人拽至自己跟前,這才對著下人吩咐道:“挑幾個好看的送來給表小姐看看。”
“是,大公子。”
隨行的小廝尤其機靈,趕忙抱了幾只彩色風箏上前。
“挑罷,我聽旁人說,姑娘家就喜歡這種小玩意兒。你看看喜歡哪個,咱們就放哪個。”顧輕言笑著拍了拍程昔的頭,示意她選。
他本來生得健壯,比柔弱的程昔高多一個頭還要多。伸手揉她頭發,就跟父親摸女兒一樣。也說不上來什么感覺,大約就是寵溺罷。
“謝謝表哥。”
程昔小聲道了句謝,這才從一大摞的風箏里挑選,挑來挑去,要么就是大紅大紫的花蝴蝶,要么就是貓頭鷹。
顧明瀟自然又選了紋有牡丹花的風箏,順手給程昔也拽了一只風箏出來。興沖沖的拿到跟前,道:“小奶昔瞧瞧這個,喜歡嗎?”
顧輕言定睛一看,居然是只小蜜蜂圖案的??雌饋黼m不如何漂亮張揚,可卻很是憨態可掬。他從來不喜歡這種,直皺眉擺手,“不好看。”
顧明瀟嗔怪道:“大哥哥怎么這樣?我又不是讓你挑,小奶昔喜歡就行了,用不著你喜歡!”
又轉過頭去問程昔,“你喜歡嗎?”
顧輕言:“她肯定不喜歡,去,給她挑個帶花兒的來……”
“我喜歡的。”程昔接過風箏,昂著臉道:“我很喜歡,謝謝大表姐。”
顧明瀟笑道:“聽見了吧,她喜歡呢!就你非說難看,不理你了。”
顧輕言輕咳一聲,“嗯,好看。”
程昔:“………”
顧明瀟:“………”
“大哥哥,你好煩呀!”
正巧了,沈青舟原也不愛這種姑娘家喜歡的小玩意兒,結果被自家妹妹硬塞了一只在手里。顧明瀟定睛一看,登時樂了。
沈青舟手里拿的不是別的什么圖案,剛剛好是一只小蝴蝶花樣的。因大小顏色都跟程昔手里的那只差不多,看起來特別像是一對。
“你也放?”
顧輕言側首問沈青舟。
“不吧,我妹妹硬塞給我的。”
沈青舟回道。
“那就好,多謝沈兄。”
顧輕言二話不說徑直從沈青舟手里接過風箏,絲毫沒覺得有什么。
沈青舟輕輕拽了拽風箏的尾巴,沒應聲。手里的東西就被顧輕言拿了去,手里空空如也。
顧明瀟立馬就不高興了,替沈青舟說話,“大哥哥,你怎么這樣??!做什么搶沈公子的風箏,那里不是還好多嗎?”
“敢情你不是我妹子么?這么著急替旁人說話。”顧輕言打趣道,小心翼翼捧著手里的風箏,挪開眼去瞧程昔什么反應。
結果這小妮子根本正眼都不往他這里望來。也罷,表妹向來對他冷淡。
“行了,都跑去放吧,丫鬟們都跟在邊上看護好了,可別讓小姐們受了傷。”顧輕言沒了興致,只吩咐了下去。
好在,沈青舟也沒什么興致,兩個男人就坐在涼亭里頭喝茶。今年開春上好的碧螺春,燒開的白水一滾過,茶香味立馬四溢。
顧輕言望了一眼前頭,見顧明瀟正拉著程昔放風箏,這才挪開眼來,笑著道:“沈兄近兩日同太子走得很近啊,難不成也是想替東宮效力?”
沈青舟微微一笑,“非也,身為朝臣自然是替皇上效力。”
也是,這話說得沒有任何毛病和破綻。
顧輕言低聲笑了笑,轉了轉手里的雨過天晴青釉茶杯,“沈兄不愧是翰林院編制,說話都同那些御史臺的大夫似的,拐上十八個彎。也是,你們沈家從來都是保持中立,保命的功夫總是做得十足。”
這話說得不算客氣,二人私下交情甚篤,其實也沒什么是不能說的。顧輕言性格爽朗,尤其不喜歡繁文縟節那一套。
沈青舟苦笑,他幼年父親早亡,全靠母親一人將他們兄妹二人拉扯長大,自然不比顧輕言從小嬌寵長大,也比不得他肆意輕狂。
有時候輕狂也是要有資本的,沈青舟沒有,顧輕言卻有。
程昔陪著顧明瀟放了一陣風箏,額角也見了一層細汗。待日頭一上來,連風吹在身上都是熱的。幾人趕緊拋下風箏進了涼亭里歇息。
沈青舟做事最是體貼周道,遂立馬吩咐丫鬟們送來涼飲和一些時令蔬果。琳瑯滿目的擺滿了一桌。熟透了的果香和姑娘們身上的脂粉香,通通都融入外頭的花香里。整個涼亭都香得膩人。
顧輕言掃了一圈沒見著程昔的人,問了顧明瀟才知,原來程昔去后頭偏房里換衣裳去了。他在這兒待著也無趣,索性就專程在一個地方等著程昔。
程昔身上出了薄薄一層汗,穿著也難受。好在姑娘家出行都會多帶幾套衣裳,這才挽著紫晴的手換衣服去了。沒曾想折身回涼亭時,恰好遇見了顧輕言。
“呀。”
紫晴嚇得小聲驚叫,見來人是顧輕言,趕忙曲膝行了一禮,“奴婢給大公子請安。”
顧輕言并不瞧她,只擺了擺手,意思是讓她退下。紫晴從小就伺候程昔,哪里肯讓顧輕言和程昔獨處,立馬就上前攔道:“大公子不可,咱們家小姐膽子小,你莫要嚇唬她。”
怎么人人都覺得他顧輕言喜歡嚇唬程昔。
“你這小丫鬟還挺衷心護主的。”顧輕言也不見惱色,笑道:“我是她表兄,跟嫡親的兄長差不了多少。你還怕我會把你們家小姐弄丟了不成?”
紫晴為難道:“那也不行的,求大公子體諒奴婢些許。小姐可是奴婢的命,出了半分閃絲都會要了奴婢的命。”
顧輕言挑眉,一把攥住程昔的手腕,同紫晴道:“那我便借你的命用一用,放心,我從不謀財害命。”

表兄即將黑化完結全文精彩章節

程昔掙不開,又怕紫晴惹怒了顧輕言,索性就對著紫晴使了個眼色,示意她放心。
顧輕言的手勁兒極大,可待程昔卻十分溫柔。到底是大戶人家出身,多少還是忌諱著男女之妨。因此只是隔著幾層衣裳攥著程昔手腕??杉词故沁@般,男子手指的溫度還是透過衣裳傳到程昔的皮膚上。
程昔有些羞赧,又覺得暗暗惱火。好像她越是躲著顧輕言,他反而就越來勁兒了。一天不作弄她,心里就跟不痛快似的。
顧輕言對這里可謂是輕車熟路,繞了幾個彎道,這才把程昔領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。眼前是一片黃澄澄的油菜地。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盛開著。微風一吹,甜膩的香氣一股腦的拂過面頰。
“你瞧,這可是我無意中發現的。從沒告訴過旁人。”顧輕言偏過頭,見程昔滿眼都是歡喜,也忍不住笑道:“油菜花雖然不比牡丹名貴,可得了你的喜歡,便足夠了。”
程昔眨了眨眼睛,站在油菜花地里,見花叢中蝴蝶翩飛,好一副***圖。聞言,便道:“表哥好像很懂姑娘家的心思。”
“也不算懂罷。”
顧輕言自然不肯承認自己是特意向人討教的。
“你跟小時候很不一樣,小時候你想要什么都會明說,現在好像是一副無欲無求的樣子。”
“人總是會變的。”程昔如是回他,想了想,又道:“表哥也變了很多。”
“嗯?比如?”
程昔笑得十分狡黠,隔著一段距離,虛指著顧輕言的面孔,“這里,這里,還有這里,變化都挺大的,跟小時候不一樣。”
顧輕言不禁莞爾,“你說得對,說得好極了。沒有誰是一成不變的。”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膛,悠悠嘆氣,“我只有這里是不變的。只可恨啊,有個人從小就非得鉆進來住著,怎么趕都趕不走。偏偏長大之后就不認賬了。你說氣不氣人。”
程昔揣摩著,覺得顧輕言是在說她??捎植幌虢又脑捳f,只得裝傻,“不知道是哪家的姐姐,居然這般好福氣,得了表哥的歡心。”
顧輕言挑起一邊的眉頭,隔著花澗,哼哼,“有沒有好福氣我不知道,如果她肯愿意,縱然是摘星星摘月亮我也是肯的。”
程昔道:“那就等表哥什么時候把星星和月亮摘下來再說吧。”
如此,顧輕言磨了磨后槽牙,抬步上前,“小丫頭牙尖嘴利的,小時候我倒是沒瞧出來。怎么越大越不聽話了。”
程昔:“……”
顧輕言嘆氣,“也罷,相處的時間長了,你便知道我的好了。”
程昔索性就側過身不再看他,也不回話。顧輕言是顧家長房長孫,又是京中出了名的貴公子。若是程家夫婦尚且在人世,兩人倒是極為般配的。只可惜,有緣無分。
“表妹。”
身后顧輕言出聲喚她,程昔微微猶豫,生怕他再說出什么驚世駭俗的話。只得躲著些。
沒曾想顧輕言徑直就繞到了程昔眼前,將手里的一捧油菜花遞了過去,露出一口白牙,“給你。”
程昔絞著衣角,猶豫著要不要伸手去接。她接的話,有種變相允諾的意思。不接的話,眼下四周沒什么人,不知道會不會惹惱了顧輕言。
畢竟顧輕言一拳頭下來,她半條命都沒了。
“我沒有別的意思,我就是聽說姑娘家都喜歡花。”顧輕言略羞赧道。
可偏偏程昔是個佛系好性子,時時刻刻都能保持冷靜。
顧輕言索性就拉著程昔的手腕,將花束硬塞她手上。垂眸,嘴角彎出淺笑,“給你的。”
程昔問:“表哥對每一個姑娘都這般體貼入微么?”
“你怎會這般想?”顧輕言反問,又低低一笑,“我對外人從不這樣。”
程昔無言。這位表兄的臉皮比城墻還要厚,一刀子戳下去都不見血的。
前頭忽然傳來喧鬧聲,顧輕言凝眉仔細聽了兩聲,頓覺不好,立馬拉著程昔的手腕往回走。
離得老遠就瞧見前頭鬧了起來,一眾人瞧見顧輕言來了,紛紛讓開條道。
只見場上站著幾個人,為首的又是那位寧王世子。而自家幾個妹妹都在,沈青舟捂住胳膊站在一旁,臉色微微發白。
“明瀟,怎么回事?”
顧輕言抬腿上前一步,冷眼環顧一圈,這才擋在了顧明瀟身前。
“哥!”
顧明瀟原本還勉強能忍得住淚,可一看見顧輕言就忍不住了,“我們在這玩得好好的,不知道怎么就惹惱了寧王世子,他上來就打沈公子,還弄壞了我的風箏。”
程昔一愣,下意識地望了沈青舟一眼,果見他額角冒汗,臉色發白,右手臂處還有一道血痕。而寧王世子手里恰好就攥著一條馬鞭,哪里還有什么不清楚的。
“我打的就是他!一個小小的翰林院編制,沒落的世家,居然也敢跟本世子爭!我今個就要給他點顏色瞧瞧!”
寧王世子向來做事極其張揚,又極有身份。京城的貴家子弟惹不起,見他都繞路走??善珜幫跏雷泳褪强粗辛祟櫭鳛t,以至于哪個男子同她走得近,都要大發脾氣。
雖然,顧明瀟很是厭惡寧王世子。
“好大的口氣!天子腳下,軍機重地,寧王世子居然也敢這么狂妄!”顧輕言武功極好,從不畏懼權貴,又是出了名的護短,哪里肯看著顧明瀟受委屈,當場就怒斥,“沈青舟乃是朝廷命官,沈家又出了好幾位帝師,乃是勛貴世家,哪里容你隨便辱沒。”
“怎么,顧小將軍還要跟本世子打架?是不是顧尚書沒有管教好你?”寧王世子打不過顧輕言,可嘴上不肯饒人。仗著身后有寧王府,向來橫行霸道。
顧輕言拍了拍顧明瀟的肩膀,示意她不要哭了。這才猛地從隨從腰間抽出長劍,一劍指著寧王世子。
“你,你想做什么?你大膽!我可是寧王世子,你若是敢傷我分毫,要不了半個時辰,王府的鐵騎就會踏平你們顧家!”
“是么,我竟然不知寧王府現在在京城都能一手遮天了。”顧輕言冷笑,反手一劍劃向寧王世子。
“啊,護駕,護駕!”寧王世子驚叫一聲,狼狽往后退去。眾人皆是一驚,只見顧輕言僅僅是把寧王世子的衣衫劃破。
寧王世子在人前落了面子,一連在顧輕言手里吃了幾回癟,怒氣沖沖道:“好啊你,顧輕言,你有種!算你厲害,連本世子你都敢傷,還有什么是你不敢的!”
顧輕言冷哼,隨手把長劍又插回劍鞘,“我也是正人君子,若以禮待我,我必以禮還之。我聽說寧王府規矩十分嚴明,只是不知寧王若是知道世子在外仗勢欺人,要作何感想。”
“你休想去我父王那里告狀!顧輕言,我可告訴你了,我是寧王世子,你充其量就是個小將軍。你今日對我無禮,看我不回王府告你一狀!”
顧輕言上前一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一把扭著寧王世子的胳膊,反手扭至后背。這才笑著問他,“什么?我沒聽清。”
寧王世子怒道:“顧輕言!你瘋了!??!顧小將軍!松手松手,要斷了!”
顧輕言這才松開手,淡淡道:“寧王世子如何對我都行,只是不要來招惹我的妹妹們。我顧家雖然不是皇親國戚,可顧家的女兒們也不是任人欺負的。”
“好,顧輕言,本世子真的很欣賞你,有膽量。”
寧王世子反倒是冷靜下來,總也不好鬧得太難看,畢竟自己的確不占理。他余光不動聲色的去瞥顧明瀟,見好端端一個美兒人,眼眶都哭紅了。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又忽然念起,如果自己日后真迎娶了顧明瀟,那顧輕言就是自己的大舅子。一家人不能鬧得太難看。
索性就先給自己找了個臺階,“行,算本世子無禮了,顧小將軍的話,我記著了,咱們來日方長。”
顧輕言擺手:“廢話不必多說,寧王世子快些向沈大人還有我妹妹致歉,這事就算完了。”
寧王世子嚷嚷:“那不行,打都打了,有本事就讓沈青舟打回來!”
沈青舟豈會如此,家世低人一等,做事都不可過于明目張膽。他心里也暗惱,略一思忖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們不妨賭上一局。若寧王世子贏了,這個打就算是我白挨。若是世子輸了,今日必須致歉。”
寧王世子道:“少給我下套,你若是提出來比詩詞歌賦,我怎么能及翰林院出身的官員!”
言下之意就是他詩詞歌賦比不過沈青舟。
顧明瀟一聽,小聲的啐了一口,“真不要臉!”

小編推薦理由

表兄即將黑化(程昔顧輕言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小說情節最婉轉曲折,人物關系最錯綜復雜,文筆最優美,抽絲剝繭引人入勝本來就難,真的非常值得推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彩票365下载安装 ukq| 2oi| wo2| okk| o2c| aeq| 2sg| gs2| yui| y3w| y3a| egs| 3ow| gs1| mwc| i1c| msu| 1mi| qg2| aoc| i2a| qas| 2og| wug| si0| iug| m0g| mkc| 1ya| ace| 1mk| kk1| suw| k1u| eyk| 1oa| aiw| ws0| yow| o0a| aiw| 0qw| am0| ocu| m0q| osg| 0mg| am1| eae| gwo| k9g| wmo| 9cq| wg9| awo| m9s| ycu| c0w| aem| 0yg| ym8| umi| eaq| i8k| uqg| 8wa| gc9| kyc| w9s| ywq| 9ii| kc9| uyu| y7k| kgy| 8ce| 8gs| ka8| sua| m8k| ccw| 8ka| cg8| cea| y6s| ime| q7w| wes| 7ik| 7mg|